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ydzx2005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7全国Ⅰ卷作文,真要写好并不易!  

2017-07-12 09:10:01|  分类: 语文学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7全国Ⅰ卷作文,真要写好并不易!

 

——对2017年高考Ⅰ卷作文题的冷思考

 

 

       语文月刊公众号615刊发了胡云云老师的《莫让“任务驱动”喧宾夺主——对2017年高考作文的冷思考》一文,令人耳目一新,引发了我的一些共鸣,我要为胡老师敢抒新见的勇气和提出观念的新颖点赞!

       每年高考作文题目一出来,颇多赞扬之声。这本也完全正常,毕竟高考题目的拟定,想必也是多方切磋、反复琢磨才诞生的,尤其是全国Ⅰ、Ⅱ、Ⅲ卷作文题。

       胡老师的忧虑不无道理。他提出,“任务驱动”不应沦为僵化的形式主义,“任务驱动”更不能喧宾夺主,我们也不能把它作为衡量作文水平的主要标准,否则将成为扼杀想象力的罪魁祸首!

      今年全国Ⅰ卷作文题,让考生从所提供的12个“中国关键词”(一带一路、大熊猫、广场舞、中华美食、长城、共享单车、京剧、空气污染、美丽乡村、食品安全、高铁、移动支付)中,自由选择“两三个关键词”呈现所认识的中国,写一篇文章帮助“外国青年”“读懂中国”。

       说实话,第一次看到这一道作文题,心里就不禁大叫三声“苦也苦也”。为啥?原因有三:

       首先,本道作文看似要求宽泛,实则存在以下的一些遗憾:某些考生可能对“京剧”、“中华美食”只听过其概念,却并不了解更无任何发言权;某些偏远地区的考生可能从未见过“共享单车”,一次也没有用过“移动支付”,这些考生作文写不好,能算是对他们没有深入了解民族传统文化的惩罚吗?能算是给“两耳不闻不闻窗外事”孤陋寡闻的他们一个惨痛教训吗?也许有人会说吗,还有其他可供选择的“中国关键词”,但客观上生活在经济、文化相对落后地区的考生与比较发达地区的考生相比,选择空间与自由度是有明显差别的,审题之初,他们已然站在不同的起跑线上。

       其次,题目要求“选好关键词,使之形成有机的关联”,命题要求应该说是很明确的,但在实际的高考现场作文中,恐怕不少考生或忽略或达不到这个要求,考场作文中必然出现大量对中国作浮光掠影介绍的肤浅文章。那么,从评卷现场的评分标准的拟定与评分尺度的操作角度来看,无疑会遭遇一个难题:两三个“中国关键词”关联松散甚至几无关联,对这类文章是否要判定其部分偏离题意?如果对这类平庸之作全面打压,是否太过惨烈?近日刊发出来的优秀下水文章中,也有一些文章存在关联不紧、主旨不明的遗憾。

       最后,题目要求“帮助外国青年读懂中国”,这一要求才真正要了考生的命!面向“外国青年”介绍中国,想必语言要力求通俗易懂,那么胡老师提出的困惑就完全可以理解了。他困惑的是“外国青年汉语水平如何?“懂”到底是什么标准?……写文言文行不?如果不行,现代文要写成什么样?”“外国”、“青年”、“读”、“懂”这几个词很微妙,审题构思时是否要认真挖掘这些语词的含义,严格遵循命题要求与规范。更兼之,面向“外国青年”介绍中国,这一要求必然严重限制了考生的对文章立意的选择权。光明面与阴暗面的把控尺度,当然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。展示太多的光明面是否会有失偏颇?披露过多的阴暗面是否有不太得体之嫌?前不久,中国一留学生毕业演讲说了“美国的空气都是新鲜而甜美的”这句话的教训,一定还在警醒着考生。

       综上所述,要写好全国Ⅰ卷作文,对12个“中国关键词”须有一定的了解与把握,赢得更大的自由选择空间;须高度关注所选关键词的关联性,才能真正写出主旨集中明确、有独到见地的好文章;同时,还得掌控好褒贬尺度,真正进行恰当思辨。

 

全国Ⅰ卷作文,真要写好并不易!

 

【附】

 

莫让“任务驱动”喧宾夺主

 

——对17年高考作文的冷思考

 

广州  胡云云

 

    今年高考全国卷作文题一出,几乎是万众欢腾,一扫去年漫画作文带来的的阴影,“任务驱动”总算是“千呼万唤始出来”,大家纷纷欢庆自己猜中某些关键词,很是有点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的味道。在一片“节日”的氛围中,我却想泼一泼冷水。

   什么是“任务驱动”?写作者要在作文中执行命题人的特殊指令,通过文章完成一个特殊任务。其实就是一种具有应用文功能的一般作文。打个比方来说,一般作文要求抒发爱情,“任务驱动”就是写一封情书争取表白成功!这一点应该没什么争议。

    这种作文写起来和一般作文有什么区别呢?它特别强调写作的指令性,突出作文针对特定任务的完成度。这样问题就来了,如果特定任务完成了,那么是否有必要一定在作文中体现执行写作指令的过程?再以写情书为例,我只要能打动对方赢得芳心,情书这个形式还要不要?我真正想问的是,“任务驱动”是否可以以隐形的方式完成实际的任务?如果不可以,那么我认为这个所谓的“任务驱动”就是僵化的形式主义,它一定会扼杀写作者的想象力!近几天看到的下水作文中,许多老师不约而同地用了书信的形式,而且很是为这种写法而得意,恕我直言,这就是想象力被扼杀的明证!

    我坚决反对以有无“任务驱动”的形式来断定一篇作文的优劣!这篇作文的成败不在于你能不能在表面上看到作者有没有被驱动,而是看特定的任务有没有完成或完成的如何。还是以写情书为例,直陈其情感动对方固然不错,但是如果达到心有灵犀的效果而心照不宣,这不是更高的境界吗?为什么非得把“我爱你”说出口呢?这不是僵化是什么?这不是笑话是什么?

    我们再来举大家极为熟悉的一个例子,唐代诗人张籍想写一首诗,也有个“任务驱动”,就是婉拒拉拢他的军阀。如果以现在很多人对这个问题的理解,张籍那首《节妇吟》是合格呢,还是不合格呢?这首诗完全就是一个比喻的写法,完全看不到“任务驱动”的形式,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,无须赘言!

    我的观点十分明确,不能搞形式主义,题目要求的特定任务只要能完成,作文中是否存在形式上的“任务驱动”无关痛痒!

    再来看这个作文题,我个人觉得这个题目的立意非常好,而且形式新颖,几乎颠覆了以往的写作思维:以往是学生自己出一个观点,然后想出三个例子;这个作文是给你一堆例子,让你挑期中三个然后拟一个观点。更重要的是不用审题,题目写得很清楚。这种考法,实在是高。但它也不突兀,因为去年的作文题是两幅漫画,相当于两个例子拟一个观点,今年和去年一脉相承,可以把学生的能量都挖出来,会不会写,写得好不好,一下就看出来了!但是失败就失败在这个“任务驱动”的设置上,“写给外国青年,让他们读懂中国”。外国青年汉语水平如何?“懂”到底是什么标准?也就是说文章的阅读对象不具体,那如何完成任务?写文言文行不?如果不行,现代文要写成什么样?除非自己设定读者的特点,否则无从写起啊!但是我不觉得这是出题者的问题,而是出题者鉴于这两年大家对“任务驱动”盲目崇拜,算是为了成全大家的这种心理才设了这么个失败的“任务驱动”,没想到一设就是一个坑!

    纵观近年广东高考作文题,经历了命题、话题、材料作文、新材料作文,花样很多,现在又是“任务驱动”,粉墨登场,轮番轰炸。大家一直聚焦于题型,纠结于字眼,痴迷于审题,其实这些都没有触及写作的本质问题。我认为一个好的作文题,应该有利于学生发挥写作的最高水平,而不是挖坑设套,让学生写得谨小慎微,步步惊心!“以你为邻”这个题目,专家抓住“你”这个字大做文章。他们说“自信”“母爱”“自由”这些都不合情理,怎么可以以这些东西为邻呢?如果是这样,贺知章把春风必成剪刀行不行?朱自清把光影比作小提琴曲行不行?杜甫说天地在洞庭湖上飘行不行?李白说白发三千丈行不行?现实的情理和艺术手法的情理是一回事吗?写作的想象力就是要超乎现实合理。但是我们专家说你不能想象,硬是要学生画地为牢。“不要轻易说不”,专家有抓住“轻易”二字作文章。我不知道“轻易”是否有标准,对爱迪生来说失败一千次后的放弃还是“轻易”的,对有的人来说坚持到第一次失败的结果就很不“轻易”了!如果作文常常陷入这种文字游戏里面,还有什么想象力!

    这次作文出来,专家又故技重演。“外国”、“青年”、“读”、“懂”,一一重点挖掘其义,大有孔子作“春秋”那样的劲头,炼字的工夫早已超过“两句三年得,一吟双泪流”的贾岛。挺好一个题目,就让学生好好发挥不行吗?

    再次表明我的观点,“任务驱动”不能喧宾夺主,我们也不能把它作为衡量作文水平的主要标准,否则将成为扼杀想象力的罪魁祸首!有人或许会说,高考作文就是需要一个框框分别高下,高考不培养作家。我想说的是,高考作文需要框框,但框框要合乎作文规律,有利于学生发挥出应有的水平,高考不培养作家,也不能扼杀作家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